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茅山奇术第一百零九章相传往事上

发布时间:2020-01-26 18:52:59

茅山奇术 第一百零九章 相传往事(上)

谢天奇皱了皱眉,似乎想不到慕云会这么刨根问底,不过既然对方问了出来,他这个做长辈的总不能不回答吧。

顿了顿,谢天奇微微了看了看墓碑,眼中闪过一丝悲凉,便缓缓的说了起来。

据说在清末民初之时,夏美蝶出生在一户大户人家里,她的爹,乃是清朝五品侍郎夏中堂,很是气派。

不过,随着义和团的发难,清慢慢的开始瓦解,为了躲避战乱,夏美蝶的父亲便带着家眷离开了京城,搬到了天树弯(如今的怀市)。

虽然夏美蝶的父亲离开了官场,但因其在做官之时,聚集了深厚的财富,所以来到天树弯这可谓是人烟稀少的一个地方时,日子倒也算过的充裕。

但因为天树弯这里是一个比较穷的小县郊区,县令又压根不管百姓死活,许多百姓都因的苛捐杂税而叫苦不堪,有些人甚至连饭都吃不上。

不过夏中堂搬来这天树弯后,因为其之前在朝廷做过官员,县令到也不敢跟他征收杂税,所以夏家在这偏僻的小县里,可谓是一户有财有势的门户。

而夏中堂本身,也算是一个和善之人,每每遇见那些穷苦之人,都会将他们带回家做仆人,虽然给不了他们多少银两做回报,但本着夏家的财富,共计吃穿却是不成问题。至于夏美蝶,在来到这天树弯时,也才不过是个一岁的孩子。

夏中堂是个好丈夫,其家中老父母一直劝他再娶一房,好给他们生个孙子,可夏中堂却没有因为去满足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,而背叛对自己妻子的爱。虽然夏中堂成亲快三年才有夏美蝶这么一个千金,膝下又无子继承家业,但夏中堂就是不愿意再娶小妾,哪怕是在自己妻子同意的前提下,他也没有做出这等事来。

不觉间,夏中堂来到天树弯已经十年,这十年间,其善心可谓是救下了许多因为没吃没穿而要面对死亡之人的性命。至于他家中,至夏美蝶出生后,妻子便再无怀孕迹象,不到十年的时间里,老父母就忧郁过世。以至于夏中堂将万千宠爱给予夏美蝶一身。

夏家的千金,可谓是一点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都没有,夏中堂膝下无子,本身也是一个看得远想的透之人,所以他从小就将自己的女儿当做儿女同时教养。不止是教她琴棋书画,更是教自己的女儿习武。所以夏美蝶从小就受到了父亲的影响,心地善良,又生性好学聪明伶俐。

十五年后,正好临近夏美蝶十六岁生日,在旧社会,这一年龄,就代表自己的孩子成年可以待嫁了。为了庆祝自己女儿的成人礼,夏中堂在家中大摆宴席,宴请的不是什么达官贵人,也不是什么富商巨贾,他宴请的,是自己所住村子里的那些穷苦百姓。而在这个时候,向天树弯这种偏僻荒蛮之地,官府也很少再来管理,这反倒让天树弯一带的居民自觉清闲,不必再去为官府的征兵征税而烦心。

夏美蝶生日这天,夏中堂特许自己的女儿饮酒,据他所言,男生成人后即可饮酒,虽然自己的孩子是女儿生,但豪爽的夏中堂丝毫没有顾忌什么礼仪家教的东西,在他眼里,自己的女儿比起很多人家里的儿子都要出色,所以做什么事,自然不会以女儿之身去严令要求。

也就是这一天,夏美蝶遇到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,她的茅山道法师傅---紫天隐士。

隐士在茅山道法级别里,仅次于掌教,一般隐者都不会一直在茅山门下长居,而是会云游四方或者选择一处僻静之地隐居,每日清闲度日不问世事。

修道之人的心境,往往一万个人会有一万种想法,不比佛学,所要追求的至始至终都是一样。

这紫天,乃是茅山正宗传人,所会的茅山道法也极其多极其厉害,至于他为什么会收一个女子为徒,原因却是夏中堂常年积善的缘故。

紫天从茅山山门离开后,就开始游离四方,当他来到天树弯这幽静的山林乡土,便有心在这里隐居下来。

但当他每次来到天树弯集镇上闲逛时,却总能听到夏大善人的名号,这才让这个隐士动了好奇之心。

又经过了五年的观察,紫天才发现,这个夏中堂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大善人。所以在夏美蝶十六岁生日,夏中堂大摆筵席宴请乡亲父老之时,紫天隐士也来到了夏家,不过他来之时,并不是来收徒的,而是准备在暗地里,为夏家修改一下风水,让夏家可以安康无忧,也算是夏家积善的一点回报。

但当夏中堂带着自己的女儿出来给乡亲父老敬酒之时,紫天一眼就看中了那个一袭黄裙披肩长发的夏美蝶。紫天发现,这个十六岁女子的身上,有着一道翔龙灵韵弥漫周身,乃是修道的上乘人选。虽然紫天已经隐居不问世事,可当一个高手遇见了一个得意门生时,又怎么会不动心。所以在紫天见到夏美蝶后,就打定了注意,要将自己的道法传授给夏美蝶这个女子,让她成为自己的衣钵传人。

事情很顺利,甚至连夏中堂这个做父亲的都没有半点疑问,只是紫天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,夏美蝶自己答应后,其父母便再无任何意见,任由自己女儿的选择。这也让紫天更是钦佩夏美蝶的父母心胸之阔达。

这夏美蝶,可谓是修道的一奇女子,从十六岁才开始学道,仅仅只用了八年的时间,在其二十四岁时,自身的修为就达到了灵士级别,这也让作为师傅的紫天大为欣慰;紫天在认定自己的徒儿已经出师了后,便从新归隐了山林,再无见过他的踪迹。

至于夏美蝶,八年之后已经是二十四岁,而这些年来,很多地方都是战乱不断,到是天树弯这荒僻之地,一切还是那么祥和安宁。

不过,有些事总是不如人意。

因为夏父夏母考虑到自己女儿年龄过大,不想让别人说闲话,便询问自己的女儿是否有出嫁的想法,这在旧社会时很难得的,谁家的父母,都很难去寻求自己女儿的意见,往往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但夏美蝶,却感受到了家中的温馨和相敬如宾。

二十四岁,在当时的那个年代看来,已经算的上时大龄剩女了,夏美蝶在学成道法后,也就有了成家的想法,便答应了父母的话,如此一来,家人便开始放话出去,让人上门来说媒。虽然如此,但父母还是将选择权放在了夏美蝶的手中,不管是哪家上门提亲,都是夏美蝶说看得上了才算数。

夏家可谓是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,但偏偏就是这个时候,已经频临倒戈的清,竟然又下令个省郡县征集兵力苛捐杂税,说是要去打仗,这一次,夏家也没能躲得过,因为这一次是京城里派来的钦差,谁的面子他都不会给,哪怕夏中堂曾经在朝廷做过官员。

一日中午时分,艳阳高照,夏美蝶正在自己家院子里独自修炼道法,门外却突然闯进来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,将夏家院子团团包围,过了一会,又有一个年级跟夏中堂差不多大的男子背手而入,一来到院子里,就大声的吼道:“夏中堂何在……出来受死。”

安化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长春在哪家医院可以看银屑病
治疗白癜风医院北京哪家好
金华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大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