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透明爱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19:41
麦冬在遇到丁香之前还是个正常的人,可自从遇到丁香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那是在朋友的婚礼上,偌大的婚宴上高朋满座,新人他不看,亲朋好友他不看,单单盯着丁香不放过。你猜他看见了什么?他看见一件连衣裙板板正正地坐在椅子上,凭空张开的筷子夹起菜,送到看不见的嘴里。有个哥们瞧他这幅尊容,问道:“看上这妞了?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
事后他请教了一位做医生的朋友,这个朋友说,他得了一种非常非常罕见的怪病。叫什么“人盲症”,得这病的几率是一千亿分之一,症状就是对个别的人有识别障碍,也就是说个别的人在他的视网膜上不能正常成像,呈缺失状态,这是因为他身体里缺少一种什么酶。通俗地说和色盲患者不能识别一定的颜色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说得麦冬晕晕乎乎,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,他和丁香那是大大的有缘,一千亿分之一啊!!
他想再找这一千亿分之一却怎么也找不到了,急得他是抓耳挠腮。这时有个朋友给大龄青年至今未婚的麦冬介绍一个女朋友,人没来先把照片拿来了。麦冬一看照片,心里狂喜不已,他看到的照片只有背景,不是丁香是谁?!没想到两人一见钟情,感情升温比续了煤的锅炉还快。卿卿我我中,麦冬还特地为丁香做了一首诗,他先鸦叫一声,然后富有感情地朗诵道:“这个世界是彩色的,你是透明的。如果没有了你,这个世界马上会变得暗淡无光!”笑得丁香直说肚子疼。没过多久,麦冬正式向丁香求婚。丁香说:“算了吧,你会后悔的!”麦冬信誓旦旦指天发誓绝不后悔。丁香犹豫了片刻,还是答应了。
日子一长,新鲜劲就过去了,麦冬也开始后悔了。真应了那句古话: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虽然丁香对他体贴入微,尽了做妻子应尽的所有义务,但他总觉得精神上很空虚,从眼中到心里的空虚。看着在眼前飘来荡去的睡衣,麦冬突然感到很恐惧。人?幽灵?幽灵!我怎么会和一个我看不见的人结婚呢?这真是荒唐之极。带着这样的情绪,他进入了梦乡。他来到一个莫名的场所,看不出是在房间里还是在旷野上,周围雾蒙蒙的,近处空无一物,远处是无尽的灰色。突然有个人慢慢地朝他靠近,他看不见来人,却能清晰地听见她的脚步声。他感觉这脚步很熟悉,是她?地上有水,透明的脚踏在水上呈现出一个个瘦长的印记。他突然感到很紧张,似乎这个人要对他做些什么。只见这个人停在他面前,轻轻地说:“我能看见你,而你永远都看不见我,永远都看不见我……”他一害怕,醒了。他打开台灯,把手伸向旁边,空空如也。这时,突然一把水果刀直直地向他刺来,他惊恐地啊了一声。水果刀在他面前停下,桌子上的苹果慢慢升起来,水果刀悠闲地削起了苹果。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:“老公,做梦了?我给你削个苹果吃!”麦冬有些生气:“你吓死我了!三更半夜不睡觉,削什么苹果啊!我告诉你多少遍了,不要在我面前一丝不挂,你没听见吗?”丁香幽怨地说:“人家喜欢裸睡嘛,生这么大气干什么?好老公别生气了,给我讲讲你做的梦吧!”麦冬余怒未消,强往下压了压,讲刚才那个梦。讲到梦中的女人要说话时,丁香突然说:“她是不是说,我能看见你,而你永远都看不见我,永远都看不见我……”那声调那语气,简直和梦中的人一模一样。麦冬眼睛瞪得大大的,脸上写满了恐惧和狐疑,他颤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莫非……”丁香轻轻一笑:“你说梦话的时候,不都说了吗?”麦冬心有余悸,这真是一场永远都醒不过来的噩梦!
麦冬有了外遇,“小三”叫苏合香。苏合香长相一般,但比起丁香来却无比真实。最近,丁香出了趟差,要一星期才能回来。麦冬带着情人明目张胆地去逛街去购物,甚至把她带到了自己家里来。麦冬把东西放在客厅里,就迫不及待地把苏合香抱到了卧室。正忘情亲吻时,麦冬突然听见客厅里什么东西响了一下。他浑身一激灵,像被泼了一盆冷水。苏合香问他怎么了,他不回答,径直向客厅走去。茶几上东西掉到了地上,他不去拣,而是惊恐地瞥向四周。他打开屋里的每一个房间,手在面前胡乱地摸。苏合香问他到底怎么了,他说:“没,没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突然看见卫生间的镜子上有几行字:这个世界是彩色的,你是透明的。如果没有了你,这个世界马上会变得暗淡无光!他的心猛收紧,失声问道:“你在哪儿?”无形中,仿佛有一双眼睛看着他,一双幽怨的眼睛。苏合香被他弄得一头雾水,麦冬也顿时觉得没情没绪,两个人不欢而散。
丁香走的这几天,麦冬一直睡在宾馆里,家里的一切都是未知的,他一刻也不敢呆。丁香回来了,让麦冬去接机。丁香很兴奋,一下扑到了他怀里,麦冬似乎推了她一下。银玲般的声音问:“怎么?看见我来也不高兴啊?想我了吗?”麦冬勉强笑了笑,敷衍了两句。丁香不满意地说:“你看,眼神这么空洞,连个笑模样都没有!”麦冬不耐烦地说:“我连你的表情都看不见,我能不空洞吗?!”丁香很无语,静得像一团空气。麦冬只好放低姿态,连哄带骗地把她接回家。晚上,他又做梦了。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密闭的房间,这个房间让他很压抑,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他被固定在一把铁椅子上,他突然恐惧地意识道,他似乎杀了人,被判了死刑,他这是在接受注射死亡。果然一个带面罩的黑衣人拿着注射器向他走来,他拼命想挣脱这把铁椅,但一切都是徒劳。黑衣人把面罩取下来,面罩后面是一张无形的脸。黑衣人推了推注射器,银铃般的声音响起:“闭上眼,接受这一切吧,一会儿就好了!”针头一下咬到他胳膊上,他浑身战栗一下,完了,一切都完了!他渐渐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,越来越困难……这时,他惊醒了。他扭开灯,把丁香的胳膊从自己胸前移开。丁香也醒了,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又做噩梦了?他需要倾诉,他把刚才的梦告诉了丁香。突然一只注射器慢慢地升起来,向他靠近,银铃般的声音透着丝丝阴冷:“是不是这样啊?”麦冬大叫一声,滚下了床。丁香格格一笑:“老公,别害怕,我和你开玩笑呢!”“你哪儿来的注射器?”“咱家抽屉里不是有吗?怎么了?用不着这么紧张吧?”丁香有恃无恐。麦冬吼道:“你他妈别给我开这种玩笑!”丁香也感觉自己有点过分,跟麦冬道歉:“老公,对不起,我以后不这样了!”麦冬厉声喝道:“咱俩完了,没以后了!”转身不再理她,不管丁香如何的哀求。
临办离婚手续之前,丁香说:“你还是后悔了,你忘记当初所发过的誓了?”麦冬很漠然:“我是后悔了,咱俩一开始就是个错误!我不想一直错下去,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!”“你外面有人了?”“是!”麦冬毫不犹豫地答道。从民政局出来,丁香要求吃顿散伙饭,麦冬没有反对。丁香在厨房里忙活,麦冬坐在沙发上畅想以后的幸福生活。不一会儿,一个女人端着碗碟来到他面前。他眼睛忽地张大,他竟然能看见丁香了。吃饭的时候,他仔细审视这个和他过了二年之久的女人。平心而论,丁香确实不错,人长得虽谈不上倾国倾城,但却有别样的恬静。除了平常开玩笑没有度外,似乎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。丁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脸红红的。丁香虽没说什么,但他能隐约看见她脸上的笑意,他知道她在等什么!如果他俩的决裂是因为麦冬看不到丁香,而现在这个因素消除了,是不是就能破镜重圆重修旧好呢?直到丁香带着大包小包从家里离开,始终没有等到她要的那句话。丁香留下一个长长的叹息:心变了!
麦冬心里虽说有些歉疚,但很快就被新的兴奋占据了。他迫不及待地给苏合香打电话:“宝贝,我离婚了!”对方也很兴奋:“是吗?太好了,我马上过去!”麦冬兴奋得坐卧不安,心说:“我的选择是对的,旧的不去,新的能来吗?”敲门声响起,他刚打开门来人就扑进了他怀里。突然,他发觉来的是丁香,因为他看不见来人的模样。他刚想推开,不料苏合香的声音响起:“冬冬,我们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啊?”麦冬大叫一声,晕倒在地。苏醒后,一张无形的脸问他:“冬冬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麦冬费力地爬出来,瘫坐在沙发上:“没,没什么,头突然有些疼,老毛病了!”无形的脸说:“你等着,我去药店给你买点药!”苏合香走后,他逃也似地溜到了街上。这是怎么了?上天怎么会跟我开这样的玩笑?!走着走着,他突然发觉很不对劲。街上车辆鱼贯而过,行人浩浩荡荡从四面八方涌来,可他只看到了五彩缤纷的衣服和各式各样的鞋子,其他一无所有……

共 24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以荒诞戏谑的笔触,描写了一对奇异的夫妻。麦冬看不见丁香,但这种奇怪的现象让他感觉新奇,于是他娶了丁香。与透明人在一起的日子,确实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力。麦冬在经过几次的惊吓之后,对丁香产生了不满,从而出轨。作者的文笔流畅精细,构思大胆奇妙,以这种方式来透视人性的种种,引人深思。文章结尾,丁香不再是隐形人,反而是他的新欢苏合香以及整个世界上的人,都失去了具体的映像。“心变了”,丁香的这句话令人深思。推荐!【编辑:紫玉清凉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8-06 21:00:55 好奇怪的构思。这个透明人应该是从夫妻之间的互相无视得来的灵感吧。祝福田舍郎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8-06 22:0 :59 谢谢,紫玉姐的祝福,我很幸福。灵感具体来自哪里真说不上来,我的灵感是很多感触的累积,积累的多了,有一个触点爆发,就要写了。呵呵
2 楼 文友: 2015-08-07 10: 6:25 大多数人面对婚姻的另一半,都是由新鲜到无视,再到移情别恋,看似荒诞,却深刻反映了残酷的现实,予人以警示! 我手写我文,我文表我心。文字乃我居,自视为雅士。
 楼 文友: 2015-08-07 10:41:16 非常不错的文章,想象力超群,大赞一个!
4 楼 文友: 2015-08-08 12:00:51 心变了 原来的承诺不见了,没有真心的爱恋是不会长久的,就连后来的一场爱恋,也是一样的结局。奇怪的构思,巧妙的文爱,赞好友!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
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
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
宝宝大便干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